zIFBoards - Free Forum Hosting
Free Forums with no limits on posts or members.

Learn More · Register for Free
Welcome to World Army Pictures. We hope you enjoy your visit.


You're currently viewing our forum as a guest. This means you are limited to certain areas of the board and there are some features you can't use. If you join our community, you'll be able to access member-only sections, and use many member-only features such as customizing your profile, sending personal messages, and voting in polls. Registration is simple, fast, and completely free.


Join our community!


If you're already a member please log in to your account to access all of our features:

Name:   Password:


 

 河南南街村, 毛泽东道路的红色ߟ
mk4ever2025
Posted: Jul 19 2005, 09:28 PM


Administrator


Group: Admin
Posts: 2,631
Member No.: 1
Joined: 11-November 04



http://www.wforum.com/wmf/posts/1115024174.html


河南省临颖县南街村是一个人口约3.2万人的农村。过去村子相当贫困,从改革开放的80年代起,村里建立了面粉厂、砖瓦厂等村营企业,经济上获得了成功。 
  
  南街村与其他村有一个巨大的区别,那就是他们以基于毛泽东思想的集体主义为理念,提出建设共产主义小社会的目标。毛泽东式的集体主义因80年代取消人民公社而失去了影响力。但是,南街村却把毛泽东的集体主义树为旗帜。已经富裕起来的南街村的尝试被称为南街村现象,并引起了全国的关注。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Top
mk4ever2025
Posted: Jul 19 2005, 09:28 PM


Administrator


Group: Admin
Posts: 2,631
Member No.: 1
Joined: 11-November 04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Top
mk4ever2025
Posted: Jul 19 2005, 09:53 PM


Administrator


Group: Admin
Posts: 2,631
Member No.: 1
Joined: 11-November 04



南街村式的主义,其实充其量只不过是在村民小
集团内部的军事主义,这个两千人的小集团要靠一万名多外来雇工养活,而
南街村对这一万多外来雇工实行的却是资本主义体制,即使从人口比例上讲,南
街村的资本主义也是占主要地位的。而村民集团内部的所谓主义,也是大打
折扣的,只能说是封建制体制下的物质主义,而且还不是按需分配,只是
按领导人的意志很随意地分配的,其分配的合理性也是值得怀疑的。因此,南街
村现象只是一种打着毛旗号的伪主义,是一个混合了资本主义、封建主
义和社主义的怪胎。

南街村式共产主义的背后

                官季材

  前不久,我们参观访问了河南省临颖县著名的主义小社区──南街村。
临颖县属漯河市管辖,我们一行人是在漯河市有关部门的陪同下,直接找到了临
颖县的领导,由县领导陪同前往南街村参观访问,村里派出一名党委副书记始终
陪同我们参观访问。南街村虽然叫做村,但行政级别相当于一个乡或镇,与它的
名义上的上级城关镇是平级的,所以设立一个党委,下设若干党支部。

  南街村中有很多让人看了后印象深刻的东西,其中最令人瞩目的就是村头的
东方红广场,周边立着马思、恩格斯、列、斯林的画像,正中是汉白玉雕
刻的十多米高的毛像,下面有两个民兵持枪站岗,据说每天24小时值班,
一小时一换岗。村中有许多标语牌,上面写着毛主席语录和一些革命口号,
比较奇特的是发扬傻子精神、未来的世界是傻子的世界这一类口号,当
时给人一种不知所云的感觉,但是后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第二令人瞩目的东西
就是村中一条宽阔平坦的大街,叫做幸福大街,其宽度和豪华程度足以与我国任
何一个大城市的主要街道相比。需要补充说明一下,南街村的城市建设水准已经
完全现代化了,其水平大大超过临颖县城,甚至还要超过漯河、郑州这些城市。
幸福大街的奇特之处是街道中央建有一条几百米长的长廊,是上下两层的,钢筋
水泥结构的。长廊中挂了很多革命历史照片、画像和领导人语录,而且是按历史
年代排列的,从头到尾正好是一部完整的中国党党史。南街村还有一个很像
天门的建筑,叫做朝阳门,门的两边是一道灰色的城墙,高8米,宽3米,据
说原本要修成环形的,把全村围起来,后来因为资金不足,只修了一面。即使是
这一面的城墙,看起来也是比较怪异的东西了。像一般城市一样,南街村还有图
书馆、敬老院、球场等等,甚至还有几个很像模像样的广场和公园,按本村村民
的人均面积来算,也远远超过了一般城市的水平了。

  我们进入南街村后就马上到了村接待室,先由该村的副书记介绍了村中情况,
又回答了我们的一些问题,然后在村中考察了一些村民家庭、企业和公用设施。
我们这一行人可以说是有备而来的,来之前已经从报刊、网络等媒体上了解了南
街村的很多情况,而且有少数人以前还来参观过,这次是抱着深入考察的态度来
的。据副书记介绍,该村原来非常穷,直到改革开放以后,甚至包产到户以后仍
然非常穷,因此从1984年重新走上了集体化的道路,将全村的土地都收回村
级集体统一经营,两个已经被私人承包的小砖瓦厂和小面粉厂也收归集体经营,
很快集体经济的优势就显现出来,该村走上了富裕之路。在用什么思想教育农民
的问题上,当时的村干部经过了认真的研究思考,决定恢复党的传统教育方
法,开展了三大运动,即大学毛著、大学雷锋、大唱革命歌曲。同时在村中
实行了政企合一的管理体制,成立了南街村集团。其中农业部分成立了南街村农
场,由70名农业工人经营,按月发工资。工业部分分成了各个工厂,有面粉厂、
方便面厂、食品厂、啤酒厂、印刷厂、纸箱厂等等共26个企业,由南街村村民
和一万多名外来民工进行生产,各企业的经营管理人员全部是南街村村民,只有
一些专业技术人员是从外面聘请的。南街村的经济效益一直不错,曾经是河南省
第一个亿元村,现在的年产值也高达十几亿元。以此推算,劳动生产率应该在十
万元以上,确实比较富裕,在相对落后的河南省,实属难能可贵了。

  其实南街村最奇特的地方并不是它豪华的建筑,而是它奇特的分配制度,它
实行了一种自称为主义的分配制度,南街村村民每人每月只发少量的工
资,最高不超过250元人民币,还自称为发扬二百五精神,然后定量发给
村民吃穿用住几乎所有生活用品,其中包括一套住房,以及房子里的全部家具、
电器等等。住房只有两种样式,一种是90平方米的,分配给人口较多的及领导
干部住,另一种70平方米,分配给人口较少的普通村民住。两种住房差距不大,
只是差了一间卧室。由于房子是统一分配的,所有家具、电器也是统一分配的,
所以家家户户的样子几乎都是一样的。顺便提一下,南街村村民分配的房子全部
装有中央空调,并且和水电气等等一样,也是免费的。家用电器中,不包括录相
机、影碟机、计算机网络等等,传说这类电器在南街村是禁止使用,以防止资产
阶级思想腐蚀村民。南街村还有自己的广播站和电视台,有本村的新闻报道及革
命教育,一天广播三次,开始曲分别是《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和《社
会主义好》。南街村村民及外来雇工每天早上要参加升旗仪式,然后列队操练,
高唱革命歌曲,高呼革命口号,活动结束后再去上班。

  南街村的各个企业中雇有一万多名外来的工人和专业技术人员,这些人的工
资待遇和外面是一样的,按月发工资,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住在南街村为他
们盖的宿舍中,照样交房租伙食水电气暖等等费用,村里还有超市,供这些人购
买,价钱也和外面一样。南街村还建有专门供这些人消费的场所,比如卡拉OK、
桑拿、麻将室等等,据说这些娱乐场所是只对外人开放的,南街村村民是严格禁
止进入的。实际上,南街村面积很小,大概只有两千来亩地,800多户,30
00来个村民,人均不足一亩地。村民只要走上几分钟就可以走到村外,而村外
面所有娱乐设施都有,南街村对此是无能为力的。据说南街村的孩子经常到村外
上网吧,村领导和家长对此深恶痛绝,但也没有办法。南街村盖有幼儿园、小学、
初中和高中,其中小学和初中是合在一起的。这三个学校的建设水准即使放在大
城市当中也可以称做是豪华的和现代化的,这里招收了大量的学生和幼儿,其中
南街村村民的孩子是免费的,而外来的孩子是收费的,收费标准和外面也是一样
的,而且是经过县里物价部门批准的。南街村还办了一个水平较高的戏校,聘请
了戏曲名家常香玉为校长,还有一个较高水平的南街村豫剧团,南街村村甚至还
赞助了一支足球队,就是河南省女子足球,现在叫南街村队。南街村村办学校的
教育大体上与外面相同,但要加一门道德教育课,学习《老三篇》及其它革命教
育内容。虽然这里多了一项革命教育,但由于设施的先进及高水平的师资,外面
的孩子还是非常想进来的,据说想进来也是很不容易的,一部分孩子要考进来,
另一部分孩子靠高收费进来,还有一些孩子是所谓对南街村有特殊贡献的人
的孩子,按我们这些俗人的理解,当然就是各级领导及实权人物的孩子了。南街
村的免费教育还不限于村中,本村村民子女考上大学,村中仍然支付学费。南街
村还建有医院,医疗费也是全免的,而且村民如有大病需要到外面就医,费用也
是由村里出的。南街村村还没有富裕到像江苏的华西村那样分配汽车,但村民的
合理外出可以向村领导申请,由村里派车运送或报销路费,有时村中还组织有
贡献的村民外出集体旅游。

  有趣的是,南街村对村民的这种看似传统的分配制度,还不是大锅饭,而是
按村民的贡献大小、道德表现以及对本村领导的忠诚程度来分配的。河南省部分
地区曾经搞过一种十星文明户的活动,把精神文明划分为家庭和睦、邻里友
好、努力工作、认真学习等等十个指标,如果这十个指标都达到了,就给居民挂
一块十星文明户的牌子。这个运动在其它地区很快就烟消云散了,但在南街
村却得到了发扬光大,而且和每个人的物质分配挂钩,如果变为九星文明户,
就会减少一些物质分配,依此类推,如果变成了六星文明户,那除了保有住
房外,其余一切物质分配就全停止了,甚至连工作也保不住了。而一个人道德表
现的优劣,主要靠这个人的上级来评定,因此在南街村上级对下级就有了一种生
杀予夺的大权,其权力是难以抗拒的。所以一个人如果得罪了上级,大概只有离
开南街村,不做南街村村民这一条路可选择了。可反过来说,南街村的合格村民
有很好的福利待遇,特别是老人儿童等等弱势人群都有保障,所以青壮年及有一
技之长的人反而可以放心地外出打工,村里可以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为南街村制定这一套制度的,是该村的最高首脑王宏斌,他是南街村的党委
书记,临颖县党委副书记,还有十五大代表等一系列荣誉头衔。王宏斌自己
是毛的崇拜者,一心一意在南街村复活及贯彻毛思想,人称南街村的
小毛主席。王宏斌原名叫王宏彬,成为南街村一把手后,把名字改为了王宏斌。
上点岁数的人应该记得,1968年毛曾经给高官宋任穷的女儿宋彬彬
改名为宋要武,这个宋要武当时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女,而改名后真得变
得非常要武,曾经把自己的中学校长和老师活活打死,据某些专家考证,宋
要武还是革中第一个打死人的革命小将,并且开创了革武斗和对黑五类大屠
杀的先河。王宏斌显然是受了毛给人改名的影响,把文质彬彬的彬改掉了,
只是没有改成明目张胆的要武,而是改成重文武之道的宏斌。王宏斌在
南街村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没有人敢于违抗他的指令,即使像盖小天门及修城
墙这类昏命,也没有人敢违抗。王宏斌还计划建一个大食堂,全体村民及雇
工在其中就餐,同时取消各家各户所有的厨房,甚至还计划建设一个超大型的大
厦,把所有企业及住宅全放在里面,成为名副其实的主义大厦,当然限
于资金不足,这些暂时还停留在蓝图上。王宏斌还曾经拿出几千万元来建立了一
个研究所,研究两个重大课题,一个是制造永动机,另一个是用黄土造纸,当然
我们可以很容易地预测出结果必然是失败的,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王宏斌不过是
上了两个骗子的当,交了昂贵的学费。

  有趣的是王宏斌在村中的称号并不是书记、村长或者董事长、
总经理这类头衔,而是班长。经考证,王宏斌并没有当过兵,这班长一
职不知从何而来,大概当过民兵班长吧。这让人联想起一个很有名的自称为士兵
的人,就是希特勒,希特勒当政的时候,到处悬挂四大伟人画像,分别是威
廉一世、俾斯麦、兴登堡和他自己,各自的头衔分别是皇帝、宰相、
元帅和士兵,因为希特勒一战时曾经在德军服役,头衔为上等兵,并且
以此为自豪。王宏斌虽然没当过兵,但在南街村实行了军事化的管理体制,各企
业门口最大的牌子不是厂,而是民兵连,村中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大楼及
大院子,门口的牌子是南街村民兵营。南街村设有一个民兵营及30个民兵连,
所有在职的村民和外来雇工都是南街村的民兵,都被编入某一民兵组织,还要定
时参加民兵训练。凡是南街村招聘的外来雇工,先要到民兵营中接受民兵训练,
包括队列训练、军事训练和高唱革命歌曲、高呼革命口号等等。据说这一套还不
是南街村的原创,是从山东的海尔集团学来的,只是训练时添加了一些革命内容。

  王宏斌显然是一个非常善于宣传自己的人,村中有他和江、朱熔基等一
系列国家领导人的合影,还包括王宏斌与许多军队中的将军及许多相当有地位的
领导的合影。王宏斌制定的宣传、学习材料中,不光有毛思想,也有大量的
邓理论、三个代表、与时俱进、以人为本之类的内容,当然是只选那些对他
有利的内容。据说南街村从来就没有搞过民选举、村务公开这些东西,完全实
行一长制,在全国普遍实行基层选举的潮流中,王宏斌无论在党内民和党外民
主方面,都没有实行与时俱进。当然他大力宣传自己也是有用的,最大的用
处是为南街村获得了大量的贷款,用于南街村的现代化和城市化建设,贷款额最
高时曾经有六亿元之多,到现在南街村还欠银行五亿多贷款,南街村目前从事的
农业及农产品加工业都是利润很薄的行业,要偿还贷款似乎还要很多年。由于南
街村实行的是双轨制的管理体制,王宏斌把这叫做外圆内方,意思是对外实
行资本主义,对内实行主义。这一奇怪的体制还给南街村做了很好的广告,
据说每年有二三十万人来南街村参观旅游,一方面增加了当地的旅游收入,二来
也给南街村扩大了知名度。临颖县的县旅游局就设立在南街村村中,因为这是该
县唯一的旅游点。

  南街村是一个回汉两族组成村庄,回民是少数,汉民是多数,班长王宏
斌也是汉民。南街村的回民是受尊重的,村民分配物资的时候,回民总是获得符
合民族习俗的食品和用品,南街村有一个民族食品厂,还有一座清真寺,寺中还
有一个阿訇,南街村的村级领导中,也有一个是回民。南街村是一个封建势力影
响比较弱的村,因为没有大姓,姓氏分布比较平均,但是在以王宏斌为首的村领
导班子中,王姓为主,村党委及南街村企业集团的主要领导都是王姓,这些人是
否是王宏斌的亲友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都是王宏斌一手提拔起来
的,凡是对他稍有不满的人,都被赶下台了,甚至被开除了村籍。实际上南
街村也不是铁板一块,有些对王宏斌不满的人,造了他的反,独立出去,要回了
自己的那份土地,盖起了私人企业,成了南街村的台湾岛。在南街村村民中,
由于分配不与效益挂钩,出现了严重的大锅饭现象,甚至比大锅饭现象还严重,
一些村民消极怠工,出工不出力,迟到早退,对顾客态度蛮横,对外来雇工态度
粗暴,挥霍浪费,损公肥私,吃拿卡要,把集体的财物据为己有等等。甚至南街
村的村领导内部,也出现了对王宏斌阳奉阴违的人,传说南街村前任村长,也是
姓王的,去年非典期间突然去世,死后居然有两个妇女抱着孩子来继承遗产,都
自称是该村长的二奶,而且还真在该村长家中搜出大量钱财。这一事件使王宏斌
非常震惊,立刻在集团和企业领导中开展了清查私有财产、二奶等腐败现象的运
动,但不知这一运动的结果如何。

  南街村出名很早,甚至南街村现象在理论界也讨论了很长时间,还有很
多理论家和领导人从哲学的、历史的、政治的角度加以分析论证,把南街村现象
上升到国际主义运动的高度来讨论。其实这些所谓的分析论证,更像是假借
南街村现象进行的一种理论自娱,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南街村现象,只是狡黠的
农民与颟顸的领导人之间的一种结合与默契,各自达到自利和互惠的目的。王宏
斌创造的这一模式,体现了狡黠的农民式的智慧,用领导人偏爱的主义口号,
获得领导们的关注和帮助,在获得贷款、建企业、盖房子、用地、用水、排污方
面一路绿灯,对外赢得了发展空间;而对内实行家长式的制统治,又满足了自
己的权力欲望。而各级领导斥巨资大力培养和扶持南街村这一典型,体现了颟顸
的领导人的顽固保守思想,企图通过这一典型,来证明早已被历史多次证伪的
主义必将战胜资本主义的幻想,为实现主义理想这样一个虚无
缥缈的信仰寻找现实依据。南街村式的主义,其实充其量只不过是在村民小
集团内部的军事主义,这个两千人的小集团要靠一万名多外来雇工养活,而
南街村对这一万多外来雇工实行的却是资本主义体制,即使从人口比例上讲,南
街村的资本主义也是占主要地位的。而村民集团内部的所谓主义,也是大打
折扣的,只能说是封建制体制下的物质主义,而且还不是按需分配,只是
按领导人的意志很随意地分配的,其分配的合理性也是值得怀疑的。因此,南街
村现象只是一种打着毛旗号的伪主义,是一个混合了资本主义、封建主
义和社主义的怪胎。


发布日期:二○○四年二月八日

Top
« Next Oldest | China Villages | Next Newest »
DealsFor.me - The best sales, coupons, and discounts for you

Topic Options



Hosted for free by zIFBoards* (Terms of Use: Updated 2/10/2010) | Powered by Invision Power Board v1.3 Final © 2003 IPS, Inc.
Page creation time: 0.0440 seconds · Archive